伴侶盟的兩手策略

—懇請大家用力分享轉發這則網誌—-   在「多元成家法案」的正反論Read More

Read More

人權的通貨膨脹——同性伴侶或同性婚姻是人權?

者 陳尚仁 2013.09.22   文章來源 http://bkwww.fhl.net/Read More

Read More

護家盟尊重同性戀者但反對同性婚姻及多元成家法案 呼籲立委傾聽人民聲音,勿執意推動傷害全國人民婚姻及家庭之法案



伴侶盟的兩手策略

—懇請大家用力分享轉發這則網誌—-

 

在「多元成家法案」的正反論述攻防當中,只要我們提出對「伴侶制度」「多人家屬」可能引發的通姦除罪化、雜交合法化、道德崩盤等等疑慮時,常常可以見到對方這樣回應:

『通姦罪是刑法,我們要修的是民法,不相干啊。』
『三個法案裡只有同性婚過了一讀,是在急什麼?』
『伴侶不是以性關係為前提而結合的,你們有事嗎?』
『明明就是你們異性戀最淫亂,才會把法案想的那麼不堪!』

現在,讓我們回顧一則今年三月份的新聞:「尤美女將提案廢除通姦罪 並與婦女團體共同發起連署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0319/177337.htm)」
重點節錄:
尤美女上午偕同現代婦女基金會董事賴芳玉、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陳昭如及高雄市天晴女性願景協會理事長譚陽等人召開記者會。尤並與婦女新知基金會聯合推動廢除刑法通姦罪,共同發起連署行動,同時將於立法院正式提案。』

容我提醒幾個關鍵字詞。尤美女立委,就是同性婚姻的提案人,也參與了多元成家的簽署;婦女新知基金會,則是伴侶盟主要成員簡至潔、楊佳羚、陳美華、徐蓓婕等人都待過的單位(參閱http://tapcpr.files.wordpress.com/2013/09/e887aae68891e4bb8be7b4b92.pd);這則新聞是今年三月十九日上午發布,也就是同性婚姻第一次闖關一讀後沒多久的事。

 

另外,我們還可以參考伴侶盟秘書長簡至潔親自回覆網民提問時的論述(全文請見:http://tapcpr.wordpress.com/2012/12/11/%E7%AD%94%E5%AE%A2%E5%95%8F%EF%BC%9A%E4%BC%B4%E4%BE%B6%E7%9B%9F%E8%8D%89%E6%A1%88%E8%88%87%E9%80%9A%E5%A7%A6%E7%BD%AA%E5%8F%8A%E6%8E%A8%E6%B3%95%E7%AD%96%E7%95%A5%E7%AD%89%E5%95%8F%E9%A1%8C/),茲節錄如下:

 

『--伴侶盟所提出的草案是「民法修正草案」,而廢除通姦罪涉及刑法修正,因此在立法技術上必須另案處理(也就是說,必須另寫一份完整的刑法239條修正草案,並就此修正案徵詢與遊說立法委員的支持),因此,雖然伴侶盟在理念上絕對支持廢除通姦罪,但是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必須調配各項工作的優先順序。』

 

再者,伴侶盟自己推案的時候就是三案一起邀請支持者連署,所以才叫「多元成家」草案(http://tapcpr-petition.twbbs.org/?page_id=96),為什麼遇到反對聲浪時又改口說這三案是各自獨立的?到底你們哪一次說的才是真的才是正確的?又或者推動法案的目的正如上面連結裡所提的『平權為名,革命為實』?
總而言之,推動多元成家的同一群人士,在一面告訴我們這個法案不會帶來通姦除罪後果的同時,正一面致力於廢除刑法中的通姦罪!如果這不叫欺騙,什麼才叫欺騙?

拜託大家努力把這則消息轉發出去,提醒所有關注這個議題的好朋友,我們真的不要再被對方的言詞所迷惑了。請繼續推動反對多元成家法案的連署(護家盟https://taiwanfamily.com/),並且積極邀請更多人參加1130下午的凱道遊行!

人權的通貨膨脹——同性伴侶或同性婚姻是人權?

陳尚仁 2013.09.22

 

文章來源 http://bkwww.fhl.net/main/cefomg/cefomg96.html

近年來,有同性戀運動團體積極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宣稱同性婚姻是世界公認的價值,並以「普世人權」為由,提出台灣若要成為國際社會的一員,得到國際間的尊重,政府就應及早通過同性婚姻法。這樣的說法不但與事實不符,且濫用人權的觀念,更有一種盲目抄襲他國法律的心態。

什麼是人權?

究 竟什麼是人權?人權是指「人因生而為人而應享有的權利」,是國際上的規範,保障全世界各國人民免於受到政治、法律和社會的嚴重虐待。聯合國「世界人權宣 言」(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共有三十條,大致可分為六個領域:生命權、司法程序權、自由權、政治參與權、平等權、社會權。而人權學者詹姆斯.尼克爾(James Nickel) 認為,人權觀念需具有八種特性(註1),其中第七項與「同性伴侶法制化」的主題特別有關:

人權需有堅固的正當性作為支持,可適用於每一個國家和人民,並享有優先性。沒有普遍性和優先性的支持,該權利則無法通過文化多樣性和國家自主性的考驗。

宣稱同性伴侶或同性婚姻是人權,其實並沒有得到國際上的共識,沒有堅固的正當性。聯合國一百九十四個會員國中,目前只有十一個國家有同性婚姻法、二十餘個國家有同性伴侶法,其中沒有任何一個東亞國家。主張同性婚姻或同性伴侶立法是普世人權的說法,並沒有事實根據。

人權的產生形式

人 權的產生,最具體、明確的方式是,國家法律及國際法的制訂。例如,聯合國大會1948年通過《世界人權宣言》,1966年通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 約》。然而,也有許多人主張人權應該有更深、更不受外在環境限制的基礎,人類歷史上最典型的想法就是「天賦人權」。美國1776年的獨立宣言就主張「人生而平等,造物者所賜,擁有無可轉讓之權利,包含生命權、自由權與追求幸福之權利。」其優點是說明自有人類以來就有人權;但是,對於近代所主張的某些具體權利,如公平司法審判權、基本國民義務教育權,就無從討論。且對於無神論者,或有不同神觀的人而言,此主張也無法發揮。

人 權產生的第三種方式是人類社會道德。當某些道德規範是受到幾乎所有的社會所接受,成為共同的理性和價值觀,這些道德規範便可稱為人權的基礎。如所有的社會 都禁止謀殺,這就是生命權的基礎。最有力的人權形式,是在已經有強烈的道德和實踐的基礎上,再加上穩固的立法程序而形成。

人權觀念的貶值

許 多政治運動把他們所關心的事項視為人權項目,因此就可把這些事項的宣傳、推廣和立法,提升到國際的水準。但結果卻造成「人權的通貨膨脹」(human rights inflation);因為加入太多不夠格的「人權項目」,造成人權觀念的貶值。測試某權利是否應視為人權的方法,是試問該權利是否具有高度的優先性、是 否是符合普世、所有國家、文化、民族皆準的標準。

在人類追尋一個統一的人權標準的道路上,沒有人能夠迴避一個無奈的現實。由 於歷史,地理等諸多因素,有的國家能花費大量的社會資源去呵護寵物和家畜,但有的國家卻在為提供兒童最低限度的食物、醫藥和教育而掙扎。不僅各國間的經濟 發展水平有天壤之別,在文化傳統方面也往往是千差萬別。這些客觀的事實嚴重阻礙了人類關於人權在現實層面的共識,而且歷史經驗表明,強制移栽的人權往往會 出現「水土不服」的症狀。

為了解決這個難題,當代英國思想家米爾恩提出了「作為最低限度標準的人權」。核心內容主要有兩點,第一,由於社 會發展的不平衡性和道德規範的多樣性,得到某種共同體認可的權利,沒有足夠的理由被認為也同樣適用於其他共同體。第二,無論社會發展和道德規範存在多麼大 的差異,一些最低限度的人權必須得到所有共同體的一致擁護。總結起來,人權標準是最低的,所以才能成為普遍的;因為是普遍的,所以也只能是最低的。(註 2)

以上這段話清楚表達出,宣稱某種權利是人權,應注意其訴求的普遍性,及各地文化的差異性。直到目前,只有部份的歐洲國家有同性婚姻法或同性伴侶法,可見在國際社會上,同性婚姻的權利並不是普遍地被接受。

1998年紐西蘭有一對女同性戀者不服紐西蘭政府不承認同性婚姻,因而告上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回覆中最關鍵的一段內容,摘譯如下:《公 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3條第二款是公約中唯一定義婚姻權利的條款,該條款使用「男人與女人」,而不是「每一個人」或「所有人」。使用「男人與女 人」,而非其他一般性的詞,都是一致地被了解為,政府的責任是只認可「婚姻」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彼此同意結婚的結合。

該文更清楚地說明:「依據公約的第23條第2款,本委員會不認為紐西蘭政府只是因為拒絕承認同性伴侶的婚姻,就違反了第16、17、23及26款。」(註3)

什麼是婚姻?

哈佛大學倫理學教授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在《正義》中指出,要回答同性婚姻是否該受承認,必須先思考何為婚姻之目的。他說:

要決定政府該不該承認同性婚姻,怎可能不先為婚姻之目的、同性戀的道德地位,來一場道德辯論呢?

⋯⋯ 然而,如果不做主觀判斷,根本不能為同性婚姻辯謢。這個判斷取決於你對婚姻目的(telos)的看法。而且,一如亞里士多德所言,要分辨一社會制度之目 的,就等於是分辨它應推崇獎勵哪些美德。這場辯論基本上辯的是,同性結合在我們社會配不配享受到政府認可婚姻所賦予的榮譽和肯定。(註4)

婚姻實踐兩個共同善

一 男一女互許終生,公開承諾彼此照顧,有福同享有難同擔,至死才分離,這自古以來的社會制度,稱為「婚姻」。婚姻關係中的性交行為,不但不被禁止,且公開地 受到社會的祝福與鼓勵。為什麼人類社會有這樣獨特的制度?要回答此問題,必須先了解一個重要的倫理學觀念——共同善(公共利益,common good)。

共同善不只是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人所組成群體的利益加總,而是指群體因為互動、合作、共同努力、及彼此間的友好感情,所創造出 超越個人所能產生的善(利益)。例如甲單獨在籃球場上練球,有益身體健康,這個善(利益)是A。乙也單獨練球而得到健康,該善(利益)是B。當甲乙一起練 球,除了分別得到原本的利益A及B以外,他們還練習了傳球、接球等,原本一人所無法完成的動作,再加上學習了團隊精神或運動員精神,這些利益稱為共同善。 (註5)

一男一女的婚姻關係有別於其他各種親密關係,因為它能同時實踐兩個共同善——親密感情與生育。因此婚姻及由婚姻所自然產生的家庭,被視為獨特的制度,社會皆願給予獨特的地位及額外的保障。(註6)

兩 個人不論性別、年齡、或血緣,也暫且不論彼此是否發生性行為,有可能成為極為親密、彼此相愛的朋友。比方一同出生入死的軍中同袍、結伴登山的山友、生意上 的伙伴、相知相惜的人生伴侶、或幾十年的老鄰居,這份感情是兩人之間的共同善,一般而言,因為可能有助於社會祥和,也被視為共同善。這些親密的感情雖然也 受社會讚揚,卻不到立法給予特殊保障的地步。

生育有可能在不同的性行為和性關係中完成,但不都受到社會同等的嘉許。在長期、穩定、有委身 意願的男女關係中,懷孕生下的子女,最有可能得到好的養育,成為身心健康的人,貢獻於社會。這是婚姻關係中的第二個共同善。嫖妓、婚外性行為、強暴、近親 亂倫、一夜情也可能造成懷孕,但生下的子女,通常社會地位及養育都可能有嚴重問題。這樣的關係就算可能實踐第二個共同善——生養子女,也有可能被容許,卻 不被嘉許。

同運團體主張,同性戀者間的親密關係和夫妻間的親密關係,具同等價值,所以應被賦予婚姻的地位。他們忽略了婚姻是為同時符合兩 個社會的共同善,所設計的社會制度。雖然同性的親密關係和感情類似夫妻,卻無法實踐第二個共同善——生養子女,所以在本質上全然不同,也不應被賦予跟婚姻 等同的地位。

打個比方,假設兩名感情非常親密的登山客,因氣候寒冷而失溫,為了拯救自己及對方,雙方皆脫下衣服,直接以身體取暖,使兩人 熬過了失溫的危險。這樣的親密關係和行為實踐了第一個共同善,但是否應被認定為婚姻關係,並由社會賦予特殊地位?不,因這無關乎婚姻關係中所能實踐的第二 個共同善——生育。從此角度看來,同性戀者間的親密關係和登山客互相拯救的關係較為相似,和男女間的婚姻關係全然不同。

婚姻鼓勵利他行為

兩個成年人不論是有堅定友情的同性朋友,或是同性戀伴侶,不論如何相愛,充其量是一種平等互惠的愛,不構成一種貢獻社會、利他的行為,當然也不該要求社會給予這層關係任何優惠。

當 一男一女的婚姻生育下一代時,新生命自然要求母親和父親乳養、照顧,合作將之養育成人。養育子女是利他的行為,原本夫妻間的平等互惠之愛,提升為犧牲之 愛。人類社會經由出生、長大成人、婚嫁、生育,完成一代又一代的延續。每一位參與其中的個人,也因此經歷了人生豐盛的旅程。

婚姻和家庭正是為鼓勵這種利他行為,所設計的一種社會制度。

同 性戀運動者主張,宗教團體不應基於陳舊的道德偏見與歧視,而反對同性婚姻。其實宗教團體勇敢站出來,代表人民發出反對同性婚姻的聲音,並不是基於道德偏見 或歧視,而是因為一男一女的婚姻是一種有利於社會全體的制度。宗教團體正是因為對於利他行為的堅持,所以反對把婚姻的定義擴及到那些無利於社會的同性戀關 係。

在台灣,早在一百多年前,宗教團體就積極關懷社會弱勢,如視障、聽障、精神障礙、痲瘋病、烏腳病等其他各種罕見疾病、孤兒、不幸少女 等等。每當災難發生,宗教團體總是最早出現在救災現場,不但出錢出力,甚至冒生命危險也在所不惜。所顯示的,正是其維護人倫、尊重生命、尊重人權的價值。 宗教團體之所以反對同性婚姻,其實與服務社會、救災是有其邏輯一貫性的,就是宗教對於利他行為的堅持

世上所有主要的宗教 都推崇婚姻和家庭的重要性,因為這是社會穩定的基礎,也是養育下一代最重要的自然制度。他們不贊成同性戀婚姻,因為同性戀伴侶充其量是互惠的關係。平等互 惠固然重要,但是自願性的利他行為具有更高超的道德價值,國家和社會的制度也應給予優惠和保障。把同性戀關係等同於夫妻婚姻關係是對婚姻與家庭制度的嚴重 打擊,也是對於利他行為的鄙視。

許多人因為同情同性戀者的社會處境,主張應給予法律保障,但我們必須同時思考,一旦社會上的宗教心、利他 動機皆受到打擊時,該社會將付上沈重的代價。一旦社會急於爭取自己的權益,卻鄙視利他的行為,嘲笑鼓勵利他的宗教信仰,該社會將成為一個冷漠、自利的社 會,這樣的結果是大家所樂見的嗎?

當我們在討論同性戀議題時,不應該因為少數激進團體的主張,就把宗教團體醜化為陳腐、落後、不理性的一 群人。其實,宗教團體所堅持的不是個人眼前的利益,而是社會未來的永續發展。宗教團體的主張其實都有理性基礎,更以具體的利他行為,作出了有力的證明,應 該受到社會整體的聆聽與尊重。

各國法律與民情

法務部舉辦的「同性 伴侶法制化專家諮詢會議」,單單討論法國、德國和加拿大,與台灣關係親密的美國卻不在座談內容之列?美國迄今有十個州加上華盛頓特區承認同性婚姻或同性伴 侶,其他的四十州不承認, 而聯邦政府早在1996年通過婚姻防禦法(Defense of Marriage Act),當一對同性伴侶的婚姻關係在別州被承認時,不得要求另外一州一定要承認。換言之,每州有各自決定承不承認同性婚姻的權利。

法務部應該同時研究同樣受到儒家文明影響的東亞國家,如日本、韓國、新加坡,為何這些國家一直不立法保障同性戀伴侶關係?難道法務部認為中華民國的民情比較接近法國、德國和加拿大?或者儒家文明在法務部官員眼中已經不具價值?

根 據日本民法(Articles 731-737 of the Japanese Civil Code),日本的婚姻限定在異性之間。同性伴侶不能結婚,也不被賦予任何因婚姻而有的權利。在外國所登記的同性婚姻,在日本國內不被承認。同性的跨國婚 姻無法因為該同性婚姻關係而得到配偶的簽證。(註7)

韓國沒有同性婚姻法,也沒有同性伴侶法。2004年七月有一位女同性戀者告上法院, 因為她多次被同居的同性伴侶毆打,令她無法忍受,要求法院為其「解除兩人事實上的婚姻關係」,並對財產進行分割。法院的判斷書中說明:韓國的婚姻是一夫一 妻制,同性間的同居關係不是婚姻關係,所以法院駁回她的要求。(註8)

跟隨先進國家的迷思

台 灣在同性婚姻立法訴求上,常以先進國家為典範,這樣的思考合宜嗎?舉荷蘭為例,荷蘭被視為先進國家,在許多方面的立法,經常搶在其他西歐國家之前。 2001年搶先成為全世界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1984年起荷蘭皇家醫學會發表聲明,符合條件的安樂死可以不被起訴;2001年成為全球第一個安樂 死合法化的國家,可是道德爭議持續不斷。荷蘭另一件獨步全球的立法,就是「休閒性麻醉藥品」的合法化。在阿姆斯特丹,一度有多達三百多家持有執照的大麻咖 啡館,菜單上註明各式各樣的大麻效果和單價,只要幾歐元便可購買。此舉為荷蘭賺進許多外匯,鄰近國家,包括法國、比利時、德國的遊客,每逢周末專程前來買 大麻,並公開、合法的吸食。這卻引起鄰近國家的不滿。2011年起,荷蘭開始修法,把規定改得更嚴格,超過15%THC的大麻,視為重毒(hard drug),不准販售。

舉荷蘭允許公開販售大麻為例,是要質疑台灣的法務部門和立法者,台灣真的要以全世界最「先進」的國家為典範,只要找到一個「先進」的法案,拿來稍微修改,就可以成為中華民國的法案嗎?台灣因此就可以成為一個既先進、又尊重人權的國家,並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同嗎?

在 此建議,立法者應加強研究韓國、日本、新加坡等受儒家傳統影響的社會,關於此議題的公民對話與立法討論。立法前先經公民討論、社會調查,不該用法律引導社 會。任何尚未經過普遍的公民討論,未經凝聚共識的過程,想要以立法引導社會的倫理思考,這種封建的、菁英主義的思想,在具有高度民主素養的台灣,已經行不 通了。

附註:

1. James Nickel, “Human Rights”,http://plato.stanford.edu/entries/rights-human/, 2012/4/11
2. 中文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BA%E6%AC%8A, 2012/4/11
3. Joslin v. New Zealand, Communication No. 902/1999, 17 July 2002
4. 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正義》,282-283。
5. John Finnis, (1993). “Law, Morality, and Sexual Orientation”. ●Notre Dame Law Review, 69(5) ●, 1049-76.
6. Ibid., 1066-67.
7. “The Violations of the Rights of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Persons in Japan—A Shadow Report, ”International Gay and Lesb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2008.8. http://www.danlan.org/disparticle_2371.htm, 2012/4/4

本專欄與《校園雜誌》合作

【延伸閱讀】:
從死刑看人性的價值
逆轉風潮(上)
美國福音派的 同性戀論戰

婚姻制度的定義及其必要性?

婚姻制度的定義及其必要性?

2013年9月26日 12:44

標題有點驚悚,不過我可以保證與內文有關。

 

我參加的一個臉書社團,當中有許多來自各教會的基督徒。其中一位在今天凌晨發表了求助性質的文章,提到他高中同學的近況。他形容這位同學『曾跳考台大醫科,人品好、極度聰明,現在在德國做研究』,而這位同學回絕了他提出參加「反對多元成家草案」的邀請,並回覆了以下內容(為顧及隱私,引用原文會部分刪節)。

 

『在歐洲多國已經行之多年的經驗,證明婚姻多元化並不會干擾到異性戀保守主義者對一夫一妻生活方式選擇的自由。那為何異性戀保守主義者要干擾限制其他人生活方式的選擇自由?憑什麼?

 

那些堅持將「婚姻」定義侷限為「民法972條中一男一女結合的一夫一妻婚姻制度」者,先去捫心自問自己以及其他一夫一妻對這個定義的忠實度。

自己不要拿著一夫一妻的框架把配偶綁著,然後自己在外面搞小三包二奶養私生子(不過我們不該歧視小三二奶私生子),還想著要巧立名目規範社會的其他成員,歧視單身/離婚或非一夫一妻的結合及其所扶養的小孩。想想你們的行為,有多麼符合你們為婚姻所賦予的高尚定義?

也不要以為異性戀就天生是比較好的父母,看看有多少比例的異性戀家長利用方便做出(長期)性侵及虐待的行徑!自己生的不見得就比較懂得珍惜,更別提懂得如何去教育。

在 2002 年美國小兒科學會的報告就已經指出,綜合多項研究,同性戀家長所扶養的小孩在情緒、認知、社會及性別認同/傾向方面與異性戀家長扶養的小孩無顯著差異。特別要注意的是這個現象:
“Prevalent heterosexism and stigmatization might lead to teasing and embarrassment for children about their parent’s sexual orientation or their family constellation and restrict their ability to form and maintain friendships. Adult children of divorced lesbian mothers have recalled more teasing by peers during childhood than have adult children of divorced heterosexual parents. Nevertheless, children seem to cope rather well with the challenge of understanding and describing their families to peers and teachers."

如果同性戀家長或離婚單身家長的小孩有遭受較多的社會壓力,也是來自這些 “heterosexism" 及 “stigmatization"。這種種持著宗教、道德與善的招牌來行歧視與妨礙自由之實的行徑,才是導致這些小孩的最大困擾。

借這個機會,這個社會可以來好好討論與檢討「婚姻」的定義及其必要性。』

 

以下則是我個人建議他如何回覆(同樣有部分刪節)。

 

『首先,沒有「在歐洲多國已經行之多年的經驗,證明婚姻多元化並不會干擾到異性戀保守主義者對一夫一妻生活方式選擇的自由」這回事。

 

整個歐洲目前只有個位數-八個-國家承認同性婚姻,當中僅少數將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視為同等權利義務;而且僅僅只有一個國家開放合法登記的「伴侶」制度。最關鍵的,全歐洲四十八國,沒有任何一國將婚姻制度開放為「多元化」,也就是伴侶盟現在推動的「多元成家方案」──跨性別、多人、不負性忠貞義務……等等。

所以,多元化婚姻會不會干擾到現存唯一合法的異性婚姻制度?誰也不知道,因為並沒有先例。但是,不負性忠貞義務的多元化伴侶制度會不會摧毀一夫一妻制度下的文明社會?會,大革命初期的俄國就是最好的負面例證。

當時的人民公社推動的是「大鍋飯」「一杯水」,也就近乎現在伴侶盟推動的「多元成家」。表面上有結合弱勢、共同扶濟的優點,但實際後果是在二十年間毀掉了俄國幾百年累積的社會價值和道德,之後得用倍數的時間來重建,還有相當多無法根除的後遺症。

 

至於以異性戀婚姻中失敗、出錯的比例來證明同性(或多元)婚姻有存在必要,這也是個邏輯謬誤。

我們可以用一般的交通規則來做比喻。因闖紅燈、酒駕而肇事的駕駛人當中,絕大部分都是持有合法駕照的,對吧?那麼為了根絕(或減少)闖紅燈、酒駕的比例,正確的做法是廣為宣導、嚴格取締優先,或是廢除駕照制度、全面開放任意上路?我想思路清晰、邏輯正常的人,很容易就可以分辨該怎麼做。

至於說到性侵、虐待家中兒童的案例,追根究柢,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家庭暴力(含性暴力),起因來自父母施暴,而這些父母則全數出自破碎家庭。我們單單看美國的例子,一九四零年代以前,美國的離婚比例是極低的一比九──每十對只有一對離婚;六零年代的性解放浪潮以後,這個數字在很短時間內升高到一比三、一比一、甚至到現在的一比零點九。也就是說,放大來看,每兩個成年美國人當中,至少有一人來自破碎家庭。

異性婚姻中高比例的家暴案件正足以說明維持忠貞的一夫一妻、一男一女婚姻制度的必要性,而不是將性解放運動再推到另一個高峰,連性別意識都一併模糊掉。

 

全部論述中,我唯一能認同的就是最後一段:「借這個機會,這個社會可以來好好討論與檢討「婚姻」的定義及其必要性。」

我們所處的這個社會,現代人對「婚姻」的定義是什麼?責任、義務、陪伴、扶持、忠貞、不離不棄…‥以上這些,可能在我們每個人身邊看到的婚姻實例(特別是新聞媒體所揭露的名人婚姻)當中,都不存在。所以,婚姻制度─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的存續,是不是已經沒有必要?

從前面提過的那些例證、比喻來看,其實恰恰好相反。身為一個現代公民,我們更應該要堅守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的婚姻,因為這樣的婚姻制度,是讓人類文明得以延續下去的重要關鍵。婚姻應該被視為維繫終生的聖約(covenant),而不僅僅是兩方合意的合約(contract),恢復神賜給人婚姻的神聖與聖潔。』

 

今天以這篇網誌,作為每日一推。

「反對多元成家方案」需要你的加入!

https://taiwanfamily.com/?page_id=24

同性婚姻合法化,不能單單倡議「自由人權」

 

文章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6%BD%98%E5%85%89%E4%B8%AD/%E5%90%8C%E6%80%A7%E5%A9%9A%E5%A7%BB%E5%90%88%E6%B3%95%E5%8C%96%E4%B8%8D%E8%83%BD%E5%96%AE%E5%96%AE%E5%80%A1%E8%AD%B0%E8%87%AA%E7%94%B1%E4%BA%BA%E6%AC%8A/740888545925399

──針對同性婚姻謹慎立法並非歧視同性戀,但對少數族群的保護不能毫無章法節制

(本文部分內容節譯自網易、中評、新浪等新聞資訊網站)

 

我們必須要先有一個基本共識,那就是: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個極其複雜的社會議題。他不能僅由少數學者及民代在部份同運團體的挾持下倉促立法,必須經過充分的公民對話,並且審慎評估對國家社會的長遠影響。

以下單就個人在近期蒐集到的相關論述加以整理表列,希望能提供給對這個議題有興趣的朋友一些議論時的幫助參考。

 

一、「戀愛」是自由,但「婚姻」是法制

當開始討論「同性婚姻合法化」這個問題時,首先應弄清楚的是:「我們如何看待同性戀」與「在法律範疇討論同性婚姻」,是兩個完全不同層次的問題。

同性別的兩人相愛,就可稱之為同性戀;但是同性婚姻,則是指性別相同的兩人之間由法律或社會承認並保護的婚姻關係。隨著社會進步,越來越多人都能認同(或理解)同性戀者擁有自由戀愛的權利,可以選擇一起生活;如果旁人願意,也可以用「夫妻」來稱謂他們,因為這些都是屬於他們私領域的事。

不過,一旦涉及立法允許同性婚姻,就必須是法律允許的「民事結合」(civil union,多數現代國家定義為「法定婚姻」,而在瑞士等國及美國部分州,則定義為同性伴侶在部分權利上異性伴侶相同,但不百分百等同於異性婚姻關係),相對也就必須受法律約束,因為婚姻關係幾乎與所有公民權利畫上等號。

 

二、事涉立法,就不能自外於倫理、道德及宗教

相較於國外,國內在同性婚姻立法上的討論顯得過於貧乏,甚至缺乏理性對話。

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支持者所提出的論述經常十分的單薄,諸如:同性結婚不妨礙他人,是兩個人的私事和個人自由,所以法律應該保護和允許同性結婚。而反對同性婚姻的一方,除了條件反射式的無法接受外,也大多提不出具體的反對理由,經常只是情緒口號似的宣告:同性戀就是違反自然規律、不道德,甚至是以宗教信仰的理由強烈排斥同性婚姻。

整體來看,婚姻的本身包含了許多不同面向的價值觀及傳統倫理,因此,同性婚姻議題所涉及的範圍也勢必遠比同性戀議題要廣大深遠。在基督教傳統悠久的西方諸國,同性婚姻不僅需要取得民事法律的定義、和社會倫理的認可,甚至還得跨越宗教意義上的門檻。

2011年2月初,英國政府宣佈將頒佈一項法案,允許同性戀者在教堂等宗教場所舉行婚禮。此消息當然受到同運團體的熱烈歡迎,但英國教會卻立即表示,他們決不允許同性戀使用教堂結婚;約克郡大主教撒母耳達甚至宣稱『允許同性戀在教堂舉行婚禮是「踐踏了其他人的權利」』。

 

三、同性婚姻合法化,並不只是「自由人權」「保護弱勢」這麼簡單

在台灣,包含「同性婚姻」「伴侶制度」「多人家屬」三方案合併的「多元成家法案」,於今年10/25由民進黨立委尤美女、陳其邁、蕭美琴等人提案逕付院會二讀。站在反對立場的我,對於這個進程自然感到相當憂心,但也不得不清楚認知:贊同方長期以來的遊說、推動,甚至是假各式「性別平等」「性別教育」之名對這一代學子的傳播催化,有相當大的成效。

所以,我接下來想就贊同、反對兩方的論述做個簡單條列,並將我自己的立場明白陳述。

 

贊同論述:與誰結婚是個人自由,只要當事人都願意就可以

反對論述:作為社會制度,婚姻需要倫理和法律上予以支持

我們經常可以發現,一部份自視「精英」的群體對同性婚姻公開表示贊成態度。但深究其原因,這樣的支持往往是出於對傳統道德的反撲。

長年以來,堅持傳統道德的立場,總是被貼上「既得利益」、「偽善」、「專制」等等標籤。在這樣的背景下,自認菁英的知識份子便能輕易的將爭取同性婚姻合法的行動,與「自由人權」、「啟蒙開化」、「寬容平等」、「先進文明」、「世界潮流」等看似開化的詞語畫上等號,好像提倡支持同性婚姻就是一種前衛且正確的行為。但是,我們若法律層面來看,這類「因為自由、先進即應被接受和允許」的理論,頗值得商榷。

我們綜觀現代所有主流國家的社會結構,即可發現:婚姻是人類文明的基石。如果無論什麼樣的自願結合都可以定義成為「婚姻」的話,那麼婚姻制度的瓦解將是指日可待,人類文明自然也隨之崩壞。

無論我們從什麼角度去檢視,婚姻制度都不能被定義為「私人的意願」。婚姻與絕大多數的公民制度及公共政策息息相關,比方說:公私立單位或是團體會為所屬成員的配偶提供醫療福利、已婚成員可以申請住宅補貼;許多國家針對已婚者提供租稅減免、衍生的姻親眷屬可以列入減稅名額……也就是說,現在社會給予婚姻制度提供公權力的保障(以及福利),其公共性是不言而喻的。

轉回來看同性婚姻,自然超越了「同性戀自由相愛」的範疇,既然要爭取法律上的承認,那麼就不能避開「法律是道德倫理的基本底線」這個不成文傳統。

 

贊同論述: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單單與同性戀有關的問題

反對論述:同性婚姻合法化可能讓婚姻內涵無限擴大,影響遠超同性戀群體

同性婚姻合法化對婚姻制度帶來的衝擊,在於將會引發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又稱「雪崩效應」)。一旦同性婚姻合法,下一步就會引起「多邊婚姻」、「人獸婚姻」等性邊緣議題的合法爭議。

當荷蘭同運領袖施帕爾曼被問及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下一個爭取目標時,他明白回答『就是爭取三個人結婚的可能』;北美同運領袖威廉賽菲爾也曾公開表示『既然一夫一妻的制度都能被顛覆,那麼一夫多妻又有何不可?』;1972年,美國境內兩百多個同運團體特別將「廢除性行為的法定年齡和人數限制」列入共同宣言綱領,其中一個名為「北美男人男孩戀協會(NAMBLA)」,更曾發起組織性的爭取戀童合法化的遊說活動;在第一個開放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荷蘭,已經出現一些跨性別團體提議籌組政黨,鼓吹人獸交合法化、合法持有兒童色情影像,顯然計劃侵害兒童權益。

從以上這些同運分子及團體的公開發言,我們不難發現:爭取婚姻權只是他們的第一步,他們最終目的是希望透過社會對同性婚姻的認同,從而徹底摧毀傳統婚姻的概念,接著便主張家庭可以由一妻多夫、一夫多妻、跨性別、甚或跨物種的組成,藉以達成破除對雜交、通姦的法律限制。

所以,我們一定要對任何一種變更現行婚姻形式及法律的提案抱持絕對謹慎的態度,因為它對國家重要制度會帶來根本上的變遷。2008年,澳州有一對父女在電視節目中公開了兩人相戀並產下兩名小孩的過程,還表示『我們是作為成年人自願建立這種關係,現在只想得到大眾的尊重和認同。』事後,當地法院經過審理判決兩人犯下亂倫罪,必須由警方長期監視,禁止兩人再發生性關係。

上面這個例子,是要提醒大家:如果我們以法律認可了同性婚姻,那麼類似這對父女的案例要不要一併認可?重婚、多配偶和通姦等等違背現行婚姻制度的行為是不是也應被認可?回到前面提到的雪崩效應,一旦這些行為都被法律所認可和保障,人類文明的底線將置於何處?

 

贊同論述:不允許同性婚姻合法化,違反聯合國人權公約

反對論述:同性婚姻並未被世界主流納入人權範疇,亦非「人權發展潮流」

同性婚姻的提倡者不斷在各式文宣上告訴民眾:婚姻權也是人權,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是「主流文化對小眾文化的專制,違反了聯合國人權公約。」這樣的論述簡潔有力,但卻是對人權公約及世界潮流的錯誤解讀。

事實上,世界上最主要的三個人權公約:《世界人權宣言》、《公民權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暨文化權利國際公約》,都沒有承認同性婚姻的合法性,反而是明白指出婚姻屬於『成年的一男一女自願結合』而不是同性別的任意兩人。

而說到『同性婚姻是人權發展的潮流』,事實上也跨大其詞。以自詡人權先進地區的歐盟地區為例,整個歐洲目前只有個位數-八個-國家承認同性婚姻,當中僅少數將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視為同等權利義務;而且僅僅只有一個國家開放合法登記的「伴侶」制度。最關鍵的,全歐洲四十八國,沒有任何一國將婚姻及家庭組成的方式開放為「多元化」。

以2010年歐洲人權法院針對兩位奧地利國民Schalk與Kopf對奧國政府提出訴訟為例,兩人具狀控訴奧地利政府不承認其同性婚姻是違反「歐洲人權公約」之第12條─「男女有權成立婚姻關係並且成立家庭」之規定。歐洲人權法院七位法官一致判決,奧國政府並無違反人權公約第12條。在判決書中,特別說明同性婚姻關係到社會、政治、宗教的敏感爭議,在缺乏共識的情況下,國家享有特別寬廣的裁量空間。可見同性婚姻並非如同運團體所宣稱是普世人權價值。

 

贊同論述:不允許同性婚姻合法化是「異性戀霸權」

反對論述:與由異性父母組成的家庭相比,同性雙親家庭有潛在風險

很多支持同性婚姻的人,總會以「人人平等」的理由主張同性戀應該與異性戀同樣享有結婚和組織家庭的權利。但是,我們也都知道,真正的「平等」應該是指「能達成相同條件的人,法律就保障享有同等的權益」。可是,同性婚姻是由男男或女女組成,那麼與一男一女組成的異性婚姻,在自然條件上本來就不相同,當然也就無所謂「平等」或「不平等」之說,更扯不上「異性戀霸權」。所以,基於男女生理構造的差別,同性結合的關係本來就和男女的結合有所差別。基於自然生育子女的社會功能的差別,法律上也對同性結合有差別待遇。不以法律來保障同性婚姻的地位其實有絕對正當性,並不構成歧視或壓迫。

另外,正如單親家庭曾經引起過人們的注意一樣,同性婚姻家庭中的兒童在缺乏父愛或母愛的家庭中成長是否會出現問題,也是歐美等自許人權先進國家在討論同性婚姻立法時,所考慮的重要議題。實際上,在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和地區,已有一些同性婚姻相對於異性戀婚姻的負面因素引起研究者的注意。

同性戀情相對於異性戀情,感情關係較不穩定已經是眾所周知;因此進入婚姻後,家庭結構也比較容易破碎脆弱。研究顯示孩子在穩定的婚姻關係下成長比較好(Brown, 2004),不穩定與不確定的家庭會傷害孩子(Cherlin, 2009)。2003-2004年Gay/Lesbian Consumer Online Census網路問卷調查7,862名同性戀者,其中42%的同性伴侶(結婚或同居)維持不足四年,71%不到八年,只有9%超過16年(關啟文,2013)。

根據Regnerus(2012)的研究, 23%的女同性戀雙親家庭子女表示曾有被家長或照顧者以性的方式碰觸、強迫碰觸、或強迫發生性關係;但是對照組的異性戀雙親家庭中,比例僅有2%。有31%女同性戀雙親家庭的女兒表示與家長或照顧者有過性接觸或遭受性侵;而在異性戀家庭的女兒是3%。更誇張的是有48%女同性戀雙親家庭的女兒、及52%男同性戀雙親家庭的女兒表示,曾經被強迫發生性行為。

無論這些數據背後的成因是不是來自同性戀者因社會地位、經濟壓力而導致社交圈相對複雜,顯而易見的.同性戀家庭在養育下一代這個家庭重要功能上,顯然具有較高風險。

 

以上種種,希望能給理念相同的朋友帶來一些幫助,也請大家繼續推動「反對多元成家法案」的連署活動(台灣守護家庭官方網站https://taiwanfamily.com/)。必要的話,我們一起走上街頭,讓民意代表和執政官員在通過相關法案前,能確實聽到多數公民的聲音。

 

聖經故事: 罪惡之城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毀滅

聖經故事: 罪惡之城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毀滅
【明慧網】聖經中記載了罪惡之城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毀滅。

上帝和兩位天使降臨亞伯拉罕家,受到亞伯拉罕的盛情款待。離開時,亞伯拉罕要送他們,與他們同行。上帝告訴亞伯拉罕說:“所多瑪和蛾摩拉的罪惡甚重,聲聞於我。我現在要下去,察看他們所行的,果然盡像我聽說的一樣嗎?若是不像人們所說的那樣的話,我也有必要了解。”亞伯拉罕請問道:“無論善惡,你都要剿滅嗎?假若那城裡有50個義人,你還剿滅嗎?不為城裡這50個義人饒恕其中的人嗎?將義人與惡人同殺,將義人與惡人一樣看待,這斷不是你所行的。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嗎?”

上帝說:“我若在所多瑪城裡見有50個義人,我就為他們的緣故,饒恕那地方的眾人。”

亞伯拉罕說:“我雖然是灰塵,還敢對主說話。假若這50個義人短了5個,你就因為短了5個而毀滅全城嗎?”“我在那裡如見有45個,也不毀滅那城。”“假若在那裡見有40個怎麼辦呢?”“為了40個的緣故,我也不做這事。”“求主不要動怒,容我再問,假若在那裡見有30個怎麼樣呢?”“我在那裡若見有30個,也不這樣做。”“我還敢對主說話,假若在那裡見有20個怎麼樣呢?”“為這20個的緣故,我也不毀滅那城。”“求主不要動怒,我再說這一次,假若在那裡見有10個呢?”亞伯拉罕最後問。上帝仍然耐心地說:“為這10個的緣故,我也不毀滅那城。”說罷,上帝就走了。亞伯拉罕也回了家。

上帝並沒有親自去所多瑪,而是派了兩個天使去那裡。黃昏時分,天使到達所多瑪城門下,在那裡遇見了亞伯拉罕的侄子羅得。羅得對他們鞠躬下拜,請他們到家裡做客。兩位天使熟知人間的禮節,和其他過路人一樣婉言謝絕,推說他們還是在街上歇息為好。但羅得一再邀請,盛情難卻,他們才答應了。羅得十分高興,吩咐奴僕做好菜,烤了無酵餅,端出來給兩位客人用。客人們吃過飯,羅得就給他們安排睡覺的地方。客人們還沒來得及躺下,就聽到外面吵吵嚷嚷,原來是所多瑪全城的人,連老帶少,把羅得家的房子團團圍住。他們呼叫羅得說:

“今天晚上到你這裡來的人在哪裡呢?把他們帶出來,任我們所為。”二位天使當時都是男子的化身,所多瑪的人要對他們胡為,就是雞姦。

羅得認為保護客人是主人家的責任,這是祖上傳下來的規矩。他就走出去,順手把門關上。他站在眾人面前哀求道:“眾弟兄請你們不​​要做這惡事。我有兩個女兒,還是處女,容我領出來任憑你們的心願而性,只是這兩個人既來到我捨下,求你們不要向他們做什麼。” 那幫人對處女並不感興趣,女色已經玩膩了,只有漂亮男子才能滿足。他們於是便大聲起哄:“滾回去吧,滾回去吧!你羅得護著他們幹什麼。他們是什麼大人物,你讓他們來居住,是要巴結他們,還想做官哪!現在我們要害你比害他們更甚。”

一邊說就一邊向前擁擠羅得,要攻破房門,羅得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這時只見二位來客從門裡伸出手來,將羅得拉進屋去,把門關上。天使略施小計,就讓門外的人,無論老少,都雙目昏迷,他們摸來摸去總尋不到門。嚇得眾暴徒心驚肉跳,哭叫著做鳥獸散。

平靜下來以後,二位天使知道羅得是義人,就說出了自己的身份和此行的目的。他們吩咐羅得攜妻帶女,再加上兩個未婚女婿,火速離開就要遭到毀滅的所多瑪。羅得相信客人的話,但他那兩個未婚女婿卻自作聰明,把預言當做笑談,聲言根本不想離開故鄉。

天快亮了,該動身了。這時羅得也猶豫起來。他一再拖延,捨不得離開。兩位天使只好拉著羅得及其妻女的手,把他們領出城門,向他們交待說:“逃命吧!不可回頭看,也不可在平原上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們被剿滅。”

羅得對他們說:“我的主啊!不要如此。你僕人已經在你眼前蒙恩,你又向我顯出莫大的慈愛,救我的性命,還沒有等我逃到山上去,恐怕這災禍臨到我頭上,我便死了。看哪!那座城又小又近,容易逃到,這城不是很小的嗎?求你容我逃到那裡,我的性命才得保全。”那座城從此以後就叫瑣珥了。瑣珥就是“小”的意思。

天使對他說:“這事我也應允你,我不傾覆你所說的這城,你要迅速地逃到那裡,因為你還沒有到那裡,我不能做什麼。”

羅得老兩口和兩個女兒氣喘吁籲地跑到瑣珥時,已經是日上三竿了。這時耶和華上帝將硫磺與火,從天上噴下來,射向所多瑪和蛾摩拉。頃刻之間,強烈的火光四面閃射,然後但見一股黑色的煙柱直沖天空,在高空才分散開來,形成蘑菇狀。羅得的妻子走在最後邊,當她聽到一聲悶響時,一種瞬間產生的強烈好奇感使她忘記了天使的告誡,忍不住回頭一看,只見她一下子就僵硬了,皮膚像是在硫酸裡浸過,先是變白,接著變黑,再接又變白,整個屍體好像一根鹽柱。

亞伯拉罕清晨起來,站在昨天下午與耶和華說話的地方向所多瑪方向瞭望,但見那地方煙氣上騰,如同燒窯一般。

羅得看到妻子死得如此悲慘,就不敢在平原的瑣珥城住了。他想到天使告訴他,山上是安全的,就帶著他的兩個女兒從瑣珥上山裡去住了。

這就是上帝降下硫磺與火毀滅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故事。後來在西方,所多瑪(Sodom)就成了淫亂,罪惡的代名詞。

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第三講中講道“我們發現人類社會在史前時期每次不同周期毀滅時,都是人類處於道德極其敗壞的情況下發生的。”人類道德極其敗壞的時候,各種社會問題層出不窮,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極其緊張,這樣的社會是很危險的。在《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中,李洪志先生講:“但是我們確實看到了人發展到今天,解決不了問題的時候,遇到的麻煩,使人類沒有出路,確確實實是人類道德敗壞所造成的。”所以解決各種社會問題的根本,就是要修身養德。
 

 

2011年由 Discovery 頻道播映的《上帝之怒(God’s Wrath)》。
聖經中充滿了上帝降下的懲罰。上帝對亞伯拉罕的喜愛,也推及到羅得的身上,可惜羅得貪圖榮華享樂的生活,慢慢住­進邪惡的城市。雖然羅得一家在最後一刻被救了,但他們卻沒有謹記教訓,反而想以亂倫來­得到後嗣,表面上看是傳宗接代了,卻失去和天父上帝連結的生命。上帝的忿怒掀起創世紀的大洪水、所多瑪及蛾摩拉的毀滅故­事以及埃及的聖經十災。這些災難或許曾在過­­去發生,但它們是否可能發生在人類的未­­來? 雖然現代的科學家們認為他們可以解釋這些聖經故事背後的自然力量,但這並不意味著,現­代世界可以完全擺脫曾經發生在過去的毀滅災­­難事件。事實上,現在它們可能對我們帶­­來更大的破壞…新的災難遲早會發生,未來世代將面對無法控制的力量。上帝之怒要­在現­實­世界尋找這些災難的靈感。

 

現代所多瑪啟示錄

現代所多瑪啟示錄
黃文聰口述/李鴻志整理
這是我的一個朋友黃文聰(James)在美國的一個親身經歷。因為台灣同性戀法案正在審理中,他希望藉此口述能讓更多人瞭解一旦社會主流由同性戀者所主宰時會是甚麼樣的世界。
 正如某些器官一旦受損後就無法回復,「同性戀運動」也是如此,它無法恢復的乃是人道德的沉淪。當人看到同性戀所訴求的,可能會同情他們是弱者,但很多人沒有想過一旦整個社區超過80%都是同性戀者時,情形則完全不同。James回台已超過十年,目前在一家高科技產業工作。他曾在1986年走過現代所多瑪,盼望以此親身經歷能給當代人一些警惕。
 還沒信上帝前,James常以自由主義分子自居,且頗以為傲。當時他主張人類社會應該要多元化,並對同性戀團體非常包容,因為他們是社會上的少數弱勢。直到1986年他和幾個朋友一起去舊金山的男同性戀大本營polk street參觀後,才恍然大悟。原來當男同性戀者彙集成社會主流時,跟他們是社會中的少數「弱勢」是完全不同的,那是他一生難忘的震撼回憶。
 1986年James跟一群朋友到polk street,因早已耳聞舊金山的polk street是著名的男同性戀區。那社區有超過80%是男同性戀者,因為James和同學們都沒去過,認為不去看這個觀光景點非常可惜。他們便抱著瀏覽名勝的心歡喜地跑去舊金山的男同性戀大本營。只是去之後所見所聞,令他感到男同性戀有非常可怕之處。
 一開始,他們十幾個人在路旁就看到不少男同性戀者當街舌吻、互摸性器官。那時還覺得好笑,因為從來沒看過那麼多男生把彼此當成異性來看待,但後來也逐漸感受到男同性戀社區有股很濃烈的性淫亂的氛圍。
 沒多久有個白人男同性戀者向他們其中一個長得較俊秀的A朋友搭訕,那時大家還起哄對A朋友說:「你先別拒絕,就暫時扮演一下,看看這傢伙會怎樣!」沒想到那位男同性戀者看到他沒有拒絕,竟在大馬路上,爬到一部大汽車的引擎蓋上,兩腿張開,雙手作出很猥褻的動作,完全不把路人當一回事。看他動作純熟的樣子,相信這淫穢的行為應不是第一次。
 後來這人想更進一步跟A朋友發生性關係,其他朋友發覺事情有點失控,就出來制止他,說:「我們跟你不一樣,我們不是同性戀,要搞請找你的同類。」沒想到他惱羞成怒,雙方就這樣當街叫罵起來。此時有其他的男同性戀者一聽到有人罵「同性戀」,也圍過來支援他。當時看到這些扮演男性的男同性戀者,個個都長得魁武、肌肉結實,以他們衝過來的氣勢,看得出這些扮演男性的男同性戀者性情非常粗暴、凶狠,比起異性戀的男人還要衝動好幾倍。當時場面很危急,所幸James這邊的人較多,而且也都年輕氣盛,加上那些扮演女性的男同性戀陸續從後面趕來,一邊拉著他們的「男朋友」,一邊嬌爹地說:「不要這樣、不要打架,我不是跟你說別跟這種異性戀人起衝突,走吧!」這些兇殘的男同性戀者自認無法絕對勝出的前提下,才沒讓雙方發生更進一步的衝突。
 親眼目睹男同性戀者所為之後,James說出心中的看法。他說:「若異性戀者要幹壞事時心裡還是有所禁忌的,但男同性戀者組成自己的社區時,已無任何約束了。若光天化日都敢隨便找人發生性行為,還有甚麼事是做不出來的?」
 從那時起,James發覺多元運動絕對需要有個底線,因而對男同性戀的看法也產生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變。自從信主之後,James常對主內同道說明男同性戀產生的危險,也用聖經來警惕人。他要大家站在 神這一邊,反對男人與男人行「羞恥」的事。
 因為同性戀者把道德底線攻破之後,便百無禁忌了。若性是他們的惟一訴求,那些只看性而不看人的也毫無忠誠可言。當這樣的人還是少數時,或許還看不出對社會有甚麼影響,但當他們群聚在一個社區時,所產生的力量誰都難以克制。試想,若有一個異性戀者進去他們當中,不知道會變得如何?可能會被他們集體強暴
 聖經就有此記載,羅得所住的所多瑪城正是如此。當時整個所多瑪城都是同性戀者,他們連老帶少要去強暴神的使者。這些男同性戀者不滿足於羅得的兩個女兒,他們要跟男人發生性關係。當這些人的性慾一起,就像發了情的動物一樣,想要就要、無法克制,也不管羅得如何勸說都沒有用。最後他們幾乎把羅得的家門攻破了(創世記19:1-9)。
 人一旦不顧道德底線,大家一起集體沉淪時,就是人性最惡的時候,那時他們甚麼事都做得出來。因此神沒能留下所多瑪和蛾摩拉,因為這是極盡犯罪的兩個城市。

今日同性戀者所追求的,一開始是破壞一夫一妻的性關係,接著毫無顧忌地組織多元家庭,最後形成社區力量,再把城市集體雜交視為理所當然。這樣的發展是以性解放為訴求,所呈現的是罪性循環,且代代相傳(甚至無代可傳)。這樣的城市最後必然被神摧毀,因為聖經早有警告:「又判定所多瑪、蛾摩拉,將二城傾覆,焚燒成灰,作為後世不敬虔人的鑑戒。」(彼得後書2:6)。

同志婚姻就是最惡質的強姦社會現行犯(魏書亞 )

這篇文章的寶貴之處在於驗證同性戀者以自身是弱勢非主流而會較異

性戀具有反思性跟同理心的優勢,這樣的假設並不成立,而該假設卻一向成為其陣營的主要有力論述之一(雖未經驗證)

多元還是要有底線,多元不能元到不能元,沒有元到無法元
其實有為數不少的同志朋友是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
同志運動常把自己跟尊重人權與多元綁在一起,當能很細緻去看就能發現其中謬誤
此次藉發動多元成家等包裹法案難免有讓人聯想木馬屠城之虞
給異性同樣的功能
給人與獸不分的位格
人獸戀也在後面預備好了
我們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惡習,如吸菸、酗酒、脾氣壞、驕傲、家暴、貪婪…要努力克服,而非要大環境要為自己改變
也有人生下來有先天的限制,我們透過身心障礙者權益法去讓環境友善使他們在社會上適應良好並能有所貢獻
支持HIV感染者、韓森病患者、同性戀者等的反歧視與對多元家庭的認定與福利服務支持,至於同性婚姻的合法至今在美國也不是得到各州與聯邦的主動承認,認可同性婚若真的代表文明的進步,這樣的看待也是流於簡化
我盼望人們尊重我與關愛跟支持我,但對自身會有的習氣及壞習慣是希望朋友指正,及需自我好好檢討或回到靈性去面對
(傳聞近代天主教大師盧雲深知自己的同性戀傾向,畢生不使自己的議題成為他人的困擾)
有陽光的地方就會有陰影
化暗為明其實並不能解決問題
解決自己要和老我爭戰問題及靈性面的議題常是一生要去面對的

同志婚姻就是最惡質的強姦社會現行犯

楊冀華(輔仁大學哲學博士)

2012年4月25日

很難想像,談美與藝術跟最惡質的強姦社會現行犯扯上關係。說實在的,這一點都不稀奇,尤其是在美術界,更尤其是現代性的斷裂及世俗意義下,美與藝術就跟最惡質的強姦社會現行犯扯上了千絲萬縷的關係。因為,斷裂及世俗首先讓現代性自身上帝死亡及人死了,嚴重的扼殺了美與藝術的生命。現代化與全球化,由是扼殺了他者及他人。沒有了藝術主體及本體,美與藝術怎麼能存在呢?美與藝術,怎麼能美、藝術呢?這就是美與藝術的形上原理,尤其是最惡質的強姦社會現行犯。我們在此,如何談美與藝術呢?難不成:暴力美學?強姦藝術?蓋,我不否認同志婚姻展現了不同、特殊或例外的存在方式。唯,當您們主張新、奇、變、不同、特殊或例外,您們就該待在新、奇、變、不同、特殊或例外裏,別跨界的到舊、無奇、不變、同、普遍或常例裏,站了兩邊還打罵舊、無奇、不變、同、普遍或常例。因此,真是最惡質的強姦社會現行犯。

違反善良風俗及搗亂社會秩序

因為:《婉孌草堂圖》上的筆皴確實有比過去所見自宋以下各家皴法更為簡樸的現象。如以畫面右邊山崖石塊來作例子,可見重複層疊,但少明顯交叉編緒的直線皴筆,由岩塊分面邊緣處的密濃,逐漸過渡到較為疏淡,最後終於消失而成似具強烈反光的空虛邊緣,而隔鄰的另一片岩面則由此未著筆墨的邊緣起,再開始另一個由濃密轉疏淡的漸層變化。這種變化基本上皆依賴單純的直筆重複運作而成,疊合的時候幾乎只追求平面的效果,其中雖有疏密之分,但卻刻意地避免造成交叉糾結的印象,而後者則是所謂董巨流派的披麻皴所常見的。董巨風格的山水畫風其實正是元代以來文人業餘畫家所熟習的,元末黃公望、吳鎮、倪瓚與王蒙等四人尤其對其推展起過積極的作用,明代沈周、文徵明等重要畫家,大部分皆是透過元四家的轉介而得以上接董巨遺風的。但是,不論是元代或者明代這些董巨風格擁護者的皴法,都沒有像《婉孌草堂圖》上所見的那麼平直,反而是愈到後來,尤其是文徵明及其門生、後繼者們,皴法表現得更為扭曲而複雜。這種現象很清楚地可以由比較文伯仁《天目山圖》中與《婉孌草堂圖》頗為形似的中景巨石的皴染中得到證實。

(石守謙《從風格到畫意- -反思中國藝術史》頁274)惡(讓己心沒有出口):寧放三個響屁,不堵一個惡氣!蓋,生命哲學乃個人或民族信仰、堅持與實踐的驗證,即人生觀的個人、民族與傳統之實驗室而謂中國也。只是,今天她另外肩負了第三條路的世界使命意義,讓世界理解與近悅遠來遠懷仁所開拓出來的人之存在、國之存在與歷史之意義。因為,我們就是誕生、活在愛裡,我們更是施予與享受愛的愛本身。就此,該一意義隱含的同一性禁忌顯現了,最有名的禁忌即頂客族,更有名的禁忌即自慰,尤其是同志婚姻,乃為「惡:寧放三個響屁,不堵一個惡氣!」。蓋,其惡於:既強姦了同志,還強姦了婚姻,尚強姦了愛,更強姦了存在與教育,展現了禮壞樂崩的孟子暴行邪說意義,此之謂罪(叫人心沒有出口)也。蓋,老天爺誕生我們的叫我們存在了,這雖然有命定論的意義在,卻也得天獨厚的我們,老天爺給了我們和而不同,讓我們有機會下學上達的知命而從心所欲不踰矩也。這是說:同一性的禁忌即《易經》三才、兼三才及既濟未濟的亢龍玄黃,乃謂知命君子三畏的惟敬與德而和而不同也。

因為,世界本來就是一個封閉的系統,自然律、機械律及因果律。但是,封閉系統有了第一次的突破,從自然律裡蹦出了生理,生理擴大了世界、突破了機械律及因果律。同理,封閉系統有了第二次的突破,從生理裡蹦出了人,人擴大了世界、突破了機械律、因果律及自然律,三才兼三才立焉。最有名的意義即今日的地貌,絕對跟兩千年前的地貌不同,文明的意義極盡了標誌。然而,這不是三才兼三才的意義,乃現代性、現代化與全球化的結果,對照於故國的傳統而意義益明矣。蓋,禮亂首,禮壞樂崩,以理殺人,禮教吃人,即展現了禁忌的意義。但是,故國的意義被現代性革命掉了,現代化及全球化追擊,新禮壞樂崩的意義就浮現了。

因為,人的存在與活著,在現代性、現代化與全球化的衝擊下,上帝死亡了,人也死亡了,人放棄了兩次突破,存在回復到封閉的自然律、機械律及因果律中。因此,自慰、同志、頂客族盛行,展現了同一性的禁忌自我封閉。蓋,生命已從自然律、機械律及因果律中突破而出,以生理展現了意義。此一突破的徹底意義即兩性生殖,尤其是作愛、即愛的兩性結合也,封閉在此完全被打破,存在由是強烈的逼兩性絕對地走出自己。更重要的是,當兩性走出自己因愛結合的作愛,由是亦給出了最至的悅樂犒賞而為美之至也,更給出了愛的結晶而深刻的參與與體驗存在的真相乃謂盡善盡美。就此,人有機會呈現封閉系統的第三次突破,從人裡蹦出了仁(涵無、空或罪等),仁擴大了世界、突破了機械律、因果律及自然律而真實了三才兼三才。這樣的深刻意義,緼涵在每一個人的本質裡,是謂仁在其中、美在其中、美之至也、為仁由己、盡善盡美求仁得仁如其仁,是謂和而不同也。唯,自慰、同志、頂客族斷章取義的要悅樂、取結晶、扭擰相遇與愛,混淆親情、友情與愛情而強姦了愛,展現了嚴重的認知錯誤、判斷錯誤及價值擷取錯誤,自己完全喪放了三大突破,尚發送自己的貳過、三過之過矣錯誤訊息為反教育,更剝奪其養的該三大突破之機會及可能而惡大罪極。惡者,讓己心(機會及可能)沒有出口。罪者,讓他心沒有出口。

因此,自慰、同志、頂客族誤用同一性,莫此為甚也。因為,自慰、同志、頂客族是同一性、和而不同的禁忌,特呈現了封閉的循環定義及二律悖反之自謬,誤用同一性、和而不同而殘害存在,更自以為這就是殘缺美、自我(新、奇、變、不同、特殊或例外),實則展現了嚴重的認知錯誤、判斷錯誤及價值擷取錯誤而死不認錯,更反教育、剝奪其養及要別人尊重或接受他的新、奇、變、不同、特殊或例外。當同志如是要求時,尤其是其還自以為這是愛、人權,要求同志婚姻及合法登記,這已經是徹底的「嚴重的認知錯誤、判斷錯誤及價值擷取錯誤而死不認錯,更反教育、剝奪其養及要別人尊重或接受他的新、奇、變、不同、特殊或例外。」強姦社會。既然您們自認自己新、奇、變、不同、特殊或例外,那就請您們就在新、奇、變、不同、特殊或例外裏,不要以新、奇、變、不同、特殊或例外強姦社會,您們應該另闢異域而真正開展不同的存在之畛。因為,您們運用存在的資源反存在,運用存在或反存在卻不尊重存在,這是什麼新、奇、變、不同、特殊或例外呢?說穿了,只不過是吵鬧的孩子有糖吃或只為搏得斗大的版面而已矣。

蓋,我們的存在、活著或誕生,當我們以自身為訴求時,首該自我反省自己是怎麼樣的存在?最好與最容易得反省即:善和惡之辨。亦即:自己的存在、活著或誕生對己、家庭、社會或存在等,是善的正面意義呢?還是惡的負面意義呢?或是善惡混呢?抑是不善不惡、可善可惡呢?抑或是不可知論呢?還或是:我們不要那麼嚴肅的談這個問題好嗎?您是不要那麼嚴肅、還是不要談呢?說實在的,不要那麼嚴肅就是強姦的意義,當您們事先不嚴肅的面對上述的意義及問題時,您們就是最惡質的強姦社會現行犯。既是強姦自己,亦是強姦社會,更是強姦存在,讓自己的生殖器變成娛樂的工具,叫自己的存在是個新、奇、變、不同、特殊或例外卻開不出異域。因為,三大突破已經給出了和而不同的異域之畛,您們卻最惡質的強姦社會而開不出異域之畛,實對自身的辨識及嚴肅未作如是的反省,乃該嚴予批判矣!蓋,對自身的辨識及嚴肅未作如是的反省,不無逃避現實、責任、貳過的自己之嫌,由是封閉自己的開不出異域之畛而強姦社會。就此,同志婚姻就是最惡質的強姦社會現行犯。

三才 , 中國哲學名詞,其來自《 易經 》,指天、地、人,包括三者為通才。

參考文獻

^ 易經繫辭下云:「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兩之。」說卦雲:「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兼三才而兩之。」三才之語詞即由此而來。 天地人約三才,才與材通,禮記學記雲:「教人不盡其材。」鄭註:「材,道也」三才即天道、人道、地道。
^ 三才之道,總稱曰天理,人為天地所生,當然不能違乎天地之道,雖然三才並列,但不可誤會人與天地齊等。 聖人順天理,「可以贊天地之化育《 中庸 》,若夫違反天理,而自豪曰「人定可以勝天」,是魔道也! 老子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第廿五章)此即說明三才一貫之義。 天理即自然之理,天地萬物皆不能違乎自然之理,而人獨能勝乎天理哉?

 

 

恣情纵欲的代价 – 男女关系混乱

淨空法師:對,童蒙養正的教育。一個人端端正正是要從小把他­培養出來的,你就曉得這個事情,根源在什麼地方。所以現在再要把­這個根源找到,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艱難的事情。可是你不把它­恢復起來,你就眼看著這個世界走向末日。什麼時候人會回頭?如果­真的像巴西的預言家講的,到二0四三年世界上人口已經消失掉百分­之八十,可能那個時候人回頭,人少了。在那個時候,我相信可能是­科學技術完全都沒有了,人會恢復到原始時代的生活。。。。

憂家庭制度遭破壞 「東福盟」反對同性婚姻伴侶制度

記者胡健森/台北報導

來源:http://www.nownews.com/n/2013/10/24/1000661

「東台灣守護幸福家庭行動聯盟(東福盟)」今(24)日在民主進步黨籍立委劉櫂豪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表達反對多元成家法案中主張的同性婚姻、伴侶制度、多人家屬及收養制度的立場,擔心這將徹底破壞家庭制度與倫理觀念,「東福盟」更將在27日在台東舉辦「守護幸福家庭遊行」。

「東福盟」表示,近年來國內少數團體推動的多元成家等法案,其主張的「同性婚姻、伴侶制度、多人家屬及收養制度」,其中不限性別、不負「性忠貞」義務、單方面即可解約、與雙方親屬沒有姻親關係、自主選擇多人家屬及讓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結合之伴侶關係皆可領養小孩等主張,將為台灣帶來家庭的不穩定性及耗費大量社會成本。

「東福盟」認為,在此一制度下,兒童的權益得不到保障,衍生更多社會問題,並且將嚴重影響下一代兩性觀念,而身處社會弱勢的原住民族群,將會受到更大的衝擊,加深其弱勢處境。

立委劉櫂豪說,他反對改變家庭的定義與價值,但對於同性同居的財產問題可以討論,此外,他也質疑說,113席立委有這麼大的權力改變家庭制度嗎?或許應該更多的公民參與、甚至公投來決定;劉櫂豪強調,不能以「二分法」將支持修法者視為代表進步、反對者則批評是保守、落伍,要先拿掉標籤,才能加深正反雙方更深層的對話。

© 2017: 台灣守護家庭(世界道教會)支援站 | KABBO Theme by: D5 Creation | Powered by: WordPress